黃啟乙:證所稅有那麼可怕嗎?

作者: 【文/黃啟乙】 | 財訊雙週刊 – 2012年6月14日 下午1:09

過去兩次復徵證所稅是打擊股市炒作、投機,但這一次是為了「租稅正義」,是面子問題,而不是要理子!這對股市的影響,似乎就較為低了!

「證所稅」一直是台股的禁忌,尤其在1988年當時的財政部長郭婉容,祭出課徵證所稅的政策之後,台股馬上崩潰!連續19個交易日無量下跌,迄今仍是許多台灣股市投資人難以忘懷的記憶。如今,郭婉容的女兒劉憶如當上財政部長,又舉起證所稅的大刀,台股再度受到驚嚇,20多年後,證所稅的議題再起,證所稅還是那麼可怕嗎?

第一次財政部復徵證所稅,係在民國63年,當時就是因為股市過熱,為了抑制市場過度的投機氣氛,所以祭出證所稅,打擊投機。但不久,就因為課稅上的技術問題,再加上股市受到重創,一年之後,再次宣示停徵。

過去復徵證所稅是壓抑投機炒作

第二次是1988年,也就是民國77年,當年的元月13日,遭逢蔣經國總統的逝世,台股雖曾受到影響,但台股略為回跌之後,就開始展現新一輪的漲升行情,那時候的漲跌停板只有3%,令股市容易暴漲、暴跌!但新一輪的行情開始之後,有兩檔超級的飆股——中纖、東聯。

證所稅只有一個目的,那就是打擊市場的投機炒作。這一次再提「證所稅」,必須要思考,現在的政府在想什麼?雖然政府在1978年之後,又停徵了證所稅,但每一年的證交稅卻沒有少過,上千億元的稅收,是政府的重要稅收來源之一。

面對政府每一年的財政赤字,或許有些學者會認為,復徵證所稅會增加稅收,但事實上可能不是如此!因為不僅是台股,甚至是全球的股市,都是一個二八比的鐵律!真正能夠長期在股市賺到錢的投資人,大概是20%,其他的80%,基本上賠錢的機率是比較高!

現在只圖「租稅正義」

故而,證所稅能課到多少稅金?其實是很大的疑問。再加上這幾年的台灣股市,接連受到08年金融海嘯、接踵而來的歐債危機,令股市一直處於相對低迷的情況,大量投機、炒作的情況已不復見。

既然證所稅不一定會課到多少稅,而股市又處於休養生息的階段,政府反而急於推出證所稅,想來想去,大概只有為了四個字——租稅正義!

證所稅有這麼可怕嗎?當然從過去兩次的經驗,皆造成股市崩盤式的大跌,的確是可怕。但這一次,政府的態度跟過去不一樣,那兩次是要冷卻股市,但這一次就是要跟全民宣示,馬政府要作到「租稅正義」的名聲。

不過就國際的趨勢來看,全球的央行還是不斷在印鈔票之中。可以看到美元指數一旦反彈到80點以上,經常站不穩,很快就會退到80點以下。

再看到美國的10年或30年期的公債殖利率,已開始自谷底反彈,這也代表資金逐漸從債市流出。

要了解到,當去年歐債危機進一步爆發時,據統計有15兆美元的資金,跑到美債去,令30年期的美債殖利率由2011年年初的4.71%,到同年10月的2.76%。其後大約有半年多的時間,30年美債利率就在低檔盤整,甚至已盤出一個大底!按照這種型態來看,殖利率再往上走的空間仍比較大。

美債殖利率向上走揚

一旦美債殖利率再往上走,就代表更多的資金,由債市流出。而這些流出的資金,因為美國FED宣示,到2014年底,仍會維持低利率,再加上歐洲景氣不明,歐洲央行的低利率政策也不會改變,而中國亦有進一步調降存款準備率,甚至利率的可能。全球依然是低利率的環境中,當資金回到資本市場後,並沒有去炒黃金,因為近期黃金價格是往下走,也沒有去買原物料,雖油價在高檔,但有美國及英國政府聯手壓抑油價,甚至宣示要釋出戰備儲油之下,代表未來的油價也可能會控制在一定的價位之下,資金好像是流向股市。

值得一提的是,鴻海集團宣佈入股日本夏普,取得9.871%的股權,如果從企業戰略的角度來看,這是重大的關鍵,也代表鴻海集團的轉型!

鴻海入股夏普是企業轉型

應該可以這樣來說,全球主要國家的經濟,紛紛開始轉型!其中,中國轉型的壓力最大,當廉價的勞工、廉價的土地、廉價的匯價已不復在時,如果還只專注代工,沒有轉型、成長的道路,恐怕會受限。

如今入股了夏普,成為最大股東,鴻海集團有代工力,而夏普有品牌通路,再加上東協近年來快速崛起,這對日本經濟的重新轉型,帶來更大的推動力,聯日抗韓,連結日本企業,甚至可以再進入東協,這是一個重要的轉型,也是台灣企業重要的關鍵。

本文詳情及圖表請見《財訊快報》201202期

或上http://weekly.invest.com.tw有更多精彩的當期內文轉載

……..文章來源:按這裡