邱立玲:希臘紓困派勝選 歐債延後引爆

作者: 【文/邱立玲】 | 先探投資週刊 – 2012年6月24日 下午9:59

希臘人含淚留在歐元區,二輪紓困撥款好商量,全球股市破涕為笑,谷底翻身。西班牙卻半路殺出,銀行呆帳更大條,歐債調整路迢迢,恐怕拖延好多年。

希臘十七日國會大選後,拿到一二九個席次、得票最高的新民主黨領袖薩馬拉斯快馬加鞭協商,與第三大黨泛希臘社會運動黨(POSAK)、民主左翼黨三天內火速聯合組閣,在希臘國會取得一七九個席次,獲得過半數席位。接下來薩馬拉斯將力爭放寬嚴苛的撙節條款,釋放國內破表民怨。

歐債警報解除,加上二十國集團(G20)積極運作,金磚四國慷慨解囊,促使國際貨幣基金(IMF)紓困基金規模擴大至四五六○億美元,壯大防堵危機防火牆;希臘與西班牙股市分別從六月初的二十年和九年低點強彈二七%與一二%,全球股市慶歡騰,美股站上五周高點。

誤上歐元區賊船?

但是股市與歐債未來之路並非從此步上康莊大道,依然是崎嶇不平,烏雲如影隨形。像是西班牙銀行壞帳暴衝,公債殖利率創歐元上路以來新高,義大利可能是下個紓困對象,歐洲經濟淪落衰退宿命,這些消息不時會糾纏市場,或許會循環很多年。

現代西班牙人雖沒有希臘那麼高的福利,卻還在緬懷十六、十七世紀海上之王無敵艦隊的光榮,不敢面對衰敗的現實──深不見底的幾千億歐元銀行業呆帳,與高聳入雲的二四%失業率,一○年期公債殖利率創下七·二九%的歐元問世以來新高。

希臘爭取放寬紓困條件

但希臘是與歐元區綁在一起的十七艘連環船,希臘若先跳,這些大船將燒成一片火海,西班牙、義大利將跟著跳,航空母艦如德國和法國恐燒掉半條命,那真是歐元瓦解與世界末日來臨的景象。於是希臘國會大選前,媒體和研究機構拼命洗腦說,若希臘一一○○萬民眾脫離歐元區肯定比現在慘十倍。

好在希臘紓困派贏得大選,以上恐嚇或奇想都不會發生了,過半希臘人選擇支持紓困派,留在歐元區,但絕對不是王子與公主從此過著幸福的日子,而是與國際團體論斤計兩地討紓困金,繼續苟延殘喘。

當然歐盟第二輪紓困金絕不會白給的,希臘必須組成一個「致力於進一步改革」的政府,德國總理梅克爾再重申,希臘應持續結構性改革,落實執行對國際債權人的承諾。但希臘人對嚴苛的減赤叫苦連天,「社會壓力鍋會爆炸」,所以一定得放寬預算平衡期限。

現在看希臘經濟連續五年衰退,奄奄一息的樣子,不僅需要延後減赤目標,還有專家預言「希臘需要第三輪紓困」。希臘已兩度向國際間求取金援,第一輪是二○一○年五月求助一一○○億歐元,今年五月取得一三○○億歐元的第二輪抒困,共二四○○億歐元分期撥款至二○一五年;另外,民間債權人對希臘債務減記一○七○億歐元。

西國銀行業已破產

不同於希臘積極要錢的態度,忍功一流的西班牙,則憋到六月九日才勉為其難開金口,為本國銀行業爭取到一千億歐元紓困金。算起來,西班牙已成為第四個尋求國際援助的歐元區會員國。和之前的三個國家希臘、愛爾蘭、葡萄牙相比,擁有四六○○萬人口、一·四兆美元國內生產總值(GDP)的西班牙可算一個真正的歐洲大國了,其經濟規模幾乎是前三國總和的兩倍。

西班牙經濟危機最大問題在銀行業壞帳,接受援助,意味著「西班牙承認銀行業已經破產」。西班牙的企業經營狀況尚可,但是儲蓄銀行在房地產泡沫期間,承做大量問題房地產貸款,無法向市場融資的地方政府債務惡化,以及全國失業率衝破二五%,居歐洲之冠,造成西班牙銀行業整體壞帳與日俱增,恐高達二六○○億歐元。

房貸戶成負資產

西班牙銀行資產品質惡化的最新佐證,是四月呆帳占總放款比率躍升至八·七二%,改寫十八年新高;相較之下,三月逾放比為八·三七%,去年同期則是六·三六%。銀行壞帳問題來自跌跌不休的房價,西班牙今年房價可能再慘跌一二到一四%;二五%的屋主現有房屋市價跌破了房貸金額,出現負資產的慘狀。

投資人看到怵目驚心的西班牙「房地慘」,當然擔心,如果西班牙這樣規模的國家陷入絕境,那麼窟窿就很難填補上了。自二○一○年以來,歐洲砸下三八六○億歐元巨資,救助希臘、愛爾蘭、葡萄牙。還有不少人推論,既然西班牙已經接受金援,是不是意味著下一個就輪到義大利了呢?

本文詳情及圖表請見《先探投資週刊》1679期

或上http://weekly.invest.com.tw有更多精彩的當期內文轉載

……..文章來源:按這裡