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名家觀點》索羅斯:德國必須接受歐元債券 不然乾脆脫離歐元區!

作者: 鉅亨網陳律安 綜合外電 | 鉅亨網 – 2013年4月11日 下午12:50

 索羅斯索羅斯

儘管去年相對平靜,歐元區危機今年又再度復辟。在一篇於德國《明鏡周刊》發表的文章中,金融巨鱷索羅斯認為,如果德國能夠接受歐元區債券,那麼情況將有極其顯著的改善。如果不,那麼柏林當局應該考慮離開歐元區。

歐元危機,已經讓歐盟從一個自願參加的平等聯盟,變成債主及債務人的關係,且想要脫身也相當困難。如果有會員國脫歐,那麼債主將蒙受大量損失,同時間債務國也承擔了會加深衰退的政策,不僅債務加重,也延續其從屬地位。

因此,歐元區危機已經威脅到歐盟的整體性,這將是一場歷史性的災難,只有德國的領導才是問題的唯一解藥。

危機成因,如果不體認到歐元的致命缺陷,是無法理解:成立歐洲央行後,會員國因為無法控制自己的貨幣而負債。剛開始,無論是當局或是成員國對待所有公債直如沒有風險一般,讓銀行大舉承擔疲弱的公債。

當希臘面臨違約風險時,金融市場以復仇姿態面對,將所有歐元重債國打入如同第三世界國家的待遇。債權國所面臨的待遇,就像是他們的不幸全都是自己的責任,而歐元結構性的缺陷卻仍尚未修正。

一旦理解到這點,答案即浮出水面,那就是歐元債券。

若受到歐洲財政協定制約的國家,能夠在非強制的情況下,將公債轉換為歐元債券,那麼造成的正面效應,幾乎能夠稱作是奇蹟。違約風險將消除,銀行儲備也能夠獲得立即提振,重債國預算獲得舒緩空間。

舉意大利為例,它將能一舉省下 GDP 的 4%。如果預算能夠出現盈餘,那麼財務刺激計畫將能夠取代撙節,那麼經濟便會成長,債務比重隨之下降,許多本來的問題將煙消雲散。

在歐洲財政協定的框架下,會員國只能發行新歐元債券來替待那些即將到期的;5年後在外流通的債務將降到 GDP 的 60%。如果會員國還想多發債,便只能用自己的名義。歐洲財政協定的確需要一些修正,以確保違規者能夠自動被處罰,且不能太過嚴重,但也要能夠立威。一個較為嚴苛的歐洲財政協定,將能夠消除違約風險。

因此歐元區債券將不會危及德國的信評,相較之下,可能會比美國、英國日本的債券還受歡迎。(接下頁)

歐元區債券不會是萬靈丹,並不能確保復甦,可能須搭配額外的財政或貨幣刺激政策。但有這樣的困擾都嫌奢侈。更令人困擾的,是歐元債券無法消去競爭力的差異,個別國家仍須結構改革。歐盟也需要一個銀行聯盟,來確保取得信貸的條件每個國家都相同。賽普勒斯危機,讓這樣的需求更加迫切,而德國接受歐元債券將能夠完全改變氣氛,並且讓改革加速。

不幸的是,德國對歐元債券仍堅決反對。自從總理梅克爾否決該項提議後,似乎便不再考慮這個提案。德國民眾不瞭解的是,接受歐元債券的成本及風險,相較於僅做最低限度的努力,其實是比較小的。

德國有拒絕歐元債券的權利,但它沒有權利禁止重債國利用發行它來遠離慘境。如果德國真反對,乾脆離開歐元區。如果它脫歐,歐元將會貶值,重債國重拾競爭力,債務則實質降低,違約風險也消除,突然間債務變得具有可延續性。

與此同時,調整的重擔便落在那些脫歐的國家上。其出口競爭力降低,其國內市場將遭逢其他歐元區國家貨物的襲擊。其歐元相關投資價值也會貶損。

如果離開歐元區的是意大利,那麼其歐元債務將變得不具延續性且必須重組,這將使全球金融系統陷入混亂,因此該離開的是德國。

接受歐元債券或是脫歐,將是一件大事,也只有德國人能決定,但哪個對國家較好,不言可喻。

如果今天就公投,脫歐派將大獲全勝。但人們在更積極的考量後,可能會改變主意,他們會發現歐元債券的成本被過分誇大,而脫歐的成本卻被低估。

麻煩的事情在於,德國人並非一定要做選擇,它能夠繼續只做最低限度的努力來維繫歐元。這是梅克爾所希望的,至少在選舉之前是這樣。

如果德國能做出決定,無論結果是什麼,對歐元區來說一定是一件好事。歐洲情勢正在衰退,長遠來看不可延續性成為必然。毫無秩序可言的崩解,過程中的互罵與許多盤根錯節的問題,將讓歐洲大走回頭路,比歐元區成立前還糟。

這不是德國想要的。

……..文章來源:按這裡